主页 > R家生活 >心智波涛汹涌的二十天:詹宏志《一百年的一千本书》 >

心智波涛汹涌的二十天:詹宏志《一百年的一千本书》

心智波涛汹涌的二十天:詹宏志《一百年的一千本书》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立即试读

《一百年的一千本书》是詹宏志在《壹周刊》专栏的小结集。

詹宏志的专栏,题材不一,大致以好几篇处理一个主题,之一,之二,之三……,连载下去,日后结集也沿用这种分篇方式,例如《绿光往事》即是如此。这样的好处是可以串接为长篇散文(杂文),不像一次写一本书那幺累,也不致想到什幺写什幺,流于零散琐碎。詹宏志利用这个专栏把一些往事,旅行的,工作的,阅读的,种种回忆,释放、整理出来。

《一百年的一千本书》主要谈的,并不是如书名所繫「百年千书」这个议题,而是詹宏志成为自由工作者时期,所做的「编辑提案」这件事。这些编辑企画发想,有的事后成形立案,有的无疾而终,(其实是有疾,原因请参见书内文字)。失业时期面对职场的茫然,灵感浮现的志得意满,执行时的进退难易,以及出版实务细节,都在笔下毕现。

当出版构想一一涌现,似乎足以糊口很多年,依旧坐在咖啡店的詹宏志进而自问:为什幺如他这样自学而成的编辑,有能力做这些事情?那必然有一分养成教育,而这资源可能来自年少时期日积月累的阅读习惯。于是本书最后一章带到「百年千书」一案,探讨这个世界,你我他是如何透过阅读(以及误读)形塑成今天这个面貌。文章开个头,其余的,便留待下一系列继续叙述。

因此《一百年的一千本书》这部电子书(免费,请登录后领取阅读),谈最多的,是詹宏志的编辑构想与执行等过程,以及成败得失的检讨。夹叙夹论,对编辑出版有兴趣者,或许可以由此触发一些想法。

这本小书的时代背景,是当时38岁的詹宏志,二度离开远流,以远流为华文单一市场前进基地的布局中缀,以为安身立命做到老死的工作终究因为与老闆理念不契而离开,整个人处于低档,在咖啡店无所事事,打开笔记本,思虑飘荡,何去何从,举棋不定(箇中原因诸多考量请看第一章自剖)。后来决定提案,提出编辑构想,从企画到执行,寻求出版社合作,有别于接CASE的自由编辑,成为以提案编辑为主的自由工作者。

这是詹宏志的专长。昔日在远流,其鬼点子、金头脑的形象,不单建立在行销方案,也在于企画编辑的创意。形形色色的出版计画,成熟不成熟,在脑子里,每天好几个。而今以此为生,但失去公司舞台,不但必须毛遂自荐找到愿意支持的公司,且只有一次提案机会,提出来的案子若搞砸,下回就没人理你了,之前建立的传奇,很快便折损掉。(好有一比:王建民回大联盟,在蓝鸟,只有一两次先发机会,投砸了,便可能就此回不去了。连两年19胜又如何?)

这些构想,有的事后在出版市场,我们看到了,譬如:(101部,远流);(60种,马可孛罗);(皇冠)等小套书。有的胎死腹中(如格林的),有的一直在笔记本里躺着,没拿出来……。

其中,最为人知的,在《一百年》书里着墨最多的,莫过于后来缠斗十年的推理小说选──《谋杀专门店》。詹在文章里叙述从创意发想、编选到行销的层层环扣,也提出类型小说的概念,推理迷当备觉亲切。而结合着这系列丛书的话题,便是出版市场的邮购行销一事。

詹宏志带着企画案,游走各出版社,碰到的最大困难是,并非每一家都像远流一样,拥有邮购行销的能力与经验。为什幺一定要邮购行销?主要原因是,案子里成套的小书,都是藉由书种的编选,呈现该主题的沿革史。以系列建立系统,编选者(詹自己)必须撰写导读,为读者建构这个类型小说的演化史,因此不能打散(尤其担心的是,读者到书店,跳着读,挑着看,挑到乏趣的一两本,可能殃及池鱼,整个系列不想接触了。)

虽然只是几部小套书的编辑企画与行销,出版市场的运作,企画发想的思路,都在詹宏志这部小书里清楚展现。虽然不是回忆录,部分职场的回顾,也很精彩,例如金庸作品集的版权,当初远流从远景手中承接过来,疑惑于如何在满街都是远景折现抵债的六折金庸书阵中,说服吸引读者掏腰包购买新版?脑力激荡,再创新局,其中曲折,便不是外人所得知的。

詹宏志失业在咖啡店的二十几天,据他形容,「从心智的活动上来看,那应该是我内在所经历过最波涛汹涌的一段时光。」他把这段波涛汹涌写了下来。二十年了,PChome、城邦集团、明日报,都是后来的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