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易生活 >吕书成练口琴、指挥、谱曲‧83岁玩音乐保长青 >

吕书成练口琴、指挥、谱曲‧83岁玩音乐保长青

吕书成练口琴、指挥、谱曲‧83岁玩音乐保长青音乐是吕书成的养生剂,口琴则是助他长寿的乐器。吕书成爱吹口琴,从年轻吹到老,今年已83岁的他,吹起口琴仍脸不红气不喘。他是退休的州教育局公务员,却醉心于音乐,担任过口琴歌咏队指导、华乐团指挥,同时兼负编曲任务。他还曾为14所小学编写校歌,为华乐团谱写团歌,也为德教会创作歌曲,还有编写佛曲和基督教歌曲。一般老人家上咖啡店爱吹水,吕书成去咖啡店是吹口琴,而且会固定每週六下午与“亚罗士打乐龄口琴队”的几位老队友在儿子开的咖啡店里吹口琴,一吹就两个小时。这支乐龄口琴队还不时受邀在宴会上表演助兴,所有歌曲皆由吕书成负责改编和指导。他说:“人家说音乐可以陶冶性情,这句话我十分认同,不然你看我这样长寿!”吕书成是属于温文尔雅型的音乐前辈。83岁的他老当益壮,耳不背,记忆清晰,他说这是拜音乐所赐,让心境不显老。家里的相簿里,许多由他指挥的华乐演奏照片、口琴表演照片都已经泛黄了,可是在他的记忆里仍历历在目。他现在已经逐渐退下指挥台,但是对于口琴还是爱不释手,总是随身携带,随时随地吹奏几首,口琴声一直伴着他走漫漫人生路,曲调是越老越轻快的。出生于中国浙江的吕书成,不足一岁就被父母抱着飘洋过海来到南洋,父亲在吉打州首府亚罗士打的马来由街开洗衣店,他是父母10个孩子中的老大,自小就喜欢吹口琴,对音乐充满兴趣,但在四十年代大家庭里长大的他并没有能力选修音乐,他的音乐才华是自我摸索而成。“我那年代盛行吹口琴,比起钢琴、吉他等乐器,口琴是最便宜也最大众化的,放在口袋里容易携带,任何时候都可以拿出来吹奏,自娱也娱人。”无师自通吕书成的口琴是无师自通,但口琴是易学难精的一乐器,需要不断练习。世界二战后,他这超龄生被父亲送到槟城锺灵中学求学,在锺灵期间他加入了学校口琴班,也成为指挥,总算有个平台让他发挥所长。从槟城锺灵中学高三毕业后回到家乡,吕书成曾在母校华侨小学执教,但3个月后就申请转到吉打州教育局华文组去当书记,这一做就一直到55岁才退下岗位。“因为那时候华校还没改制转型,当教师并不属于公务员,在当时的生活考量下,公务员才是铁饭碗,在政府部门工作会比较有保障。”他解释说。儘管人在政府部门上班,但心仍繫音乐上。他曾先后在华侨中小学(注:即吉华中小学前身)成立了口琴队,也和一班朋友在吉打杂货商公会组织了百人口琴歌咏队,在有限的资源下,他自己担任指导和指挥。原本对乐谱一窍不通的他,也为了音乐去自修乐谱,再慢慢的学会编曲。“我的音乐都是看书学来的,所以我常跟人说,我的音乐老师是书籍。”然而六十年代是动荡不安的年代,华校在那时候正面临改制,国内发生学潮,搞文娱活动和推动文化工作都成了敏感禁忌,口琴队在当时白色恐怖的影响下被迫解散。“音乐艺术原本就与政治无关,可是那年代风声鹤唳,所有文娱活动都变成了敏感课题,口琴队一再受到政治局势影响而面临解散,那时候真是心灰。”退居幕后仍关心华乐发展在济阳阁华乐团里,吕书成是位德高望重、备受后辈尊敬的音乐总监,这可从他每年都热热闹闹度过生日看出来。一名华乐团员私下告诉我,因为吕书成为人低调,不希望团员大费周章为他办寿宴,所以华乐团的常年团庆就配合他的大寿,特别延后至10月下旬,即接近他10月27日生日才举行,每年这个时候就有来自各校的华乐团学生和济阳阁华乐团员齐聚一堂,趁机为他祝寿。吕书成近年即使退居幕后,但对华乐发展还是非常关心,迄今还是多间学校华乐团的音乐顾问,每天上午也会回到德教会济阳阁去做义工,有时间就会去看看华乐团的孩子练习。放下工作唯口琴没放弃虽然这些年来吕书成已逐渐放下了华乐指挥工作,不过,唯有口琴他从来没有放弃,他至今仍活跃于“亚罗士打乐龄口琴队”,还负责口琴队的指导和编曲工作。亚罗士打口琴队的前身其实就是在六十年代解散的吉打杂货商公会口琴歌咏队。它于2000年重新出发,不过,队员目前只剩下8人,最年轻的已有60岁,最年长的也84岁了。咖啡店教口琴“当年的口琴队友有不少人已经换了护照上路啰(作古了),还健在的几个也移居外州失联了,所以现在就只剩下我们这几个老人家吹吹口琴过过日子。”这由7男1女组成的“亚罗士打乐龄口琴队”每週六下午一时至三时都会约定在吕书成次子所开的咖啡店里练习,这支乐龄口琴队也不时会受邀在乡团或社团庆宴上表演,而所有歌曲皆由吕书成负责改编和指导。“在儿子的咖啡店里练习和綵排很方便,每次还吸引了不少人围观欣赏,不但没影响到儿子的生意,还帮他拉到不少顾客呢!”他风趣地说。创作各种语言歌曲眼看自己成立的口琴队都被解散了,吕书成心灰意冷了几年后,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接触到华乐,让他开始投入华乐世界里。“我在32岁那年在亚罗士打海墘街看见吉打州德教会济阳阁华乐团在表演,当年济阳阁华乐团的乐器还不完善,当时演奏的其实是潮州乐曲,看着那些乐器,听着音乐,我被吸引住了,开始走入华乐。”在六十年代资源贫乏的吉打州也没有几个人懂得玩音乐,社会也缺乏专业音乐老师指导。吕书成那时候参考了很多音乐书籍,参加济阳阁华乐团后,也让他进一步对乐器、音域和定位有了更深层的认知,自此也开始尝试为华乐团改编歌曲,也创作了多首自己的作品,同时还把马来民谣、泰国民歌、英文情歌等改编演奏。担任指挥长达26年后来有越来越多人找他编曲、担任音乐指挥,他也使命感油然而生,栽培年轻一代。他担任过吉打德教会济阳阁华乐团指挥长达26年,目前是该团的音乐总监。他也曾在1968年于现今的吉华S校开办华乐启蒙班,并借用德教会济阳阁的乐器,如:二胡、月琴、琵琶、笛子、扬琴等来教导学生。“当时华乐启蒙班的学员有百多名,可是毕竟资源有限,当年济阳阁华乐团的乐器也没有今天这幺完善,所以我们那时候只能借出这几种主要乐器,目的是想让更多人对华乐有更进一步的认识,鼓励人们学音乐。”虽然华乐启蒙班在4年后因为吉华校舍搬迁问题而停办,不过那几年时间已经成功启蒙了不少人,让吉华国中搬迁至吉打港口路的校舍后,很快的就于1974年顺利成立华乐团,而吕书成目前也仍是该校华乐团的音乐顾问。隔代承诺促成姻缘陪伴吕书成走过人生风雨的老妻唐贤珍今年也已81岁,祖籍上海的她是典型的贤内助,持家有道,不爱应酬,所以很少机会看见这对老夫妻结伴出席的场面。这对夫妻结缡六十载,育有6名子女,孙子也有6个了,在家他们通常会以上海话沟通。原来两家祖父母还是世交,他们是在祖父母时代就已经被“订下姻缘”了。一有空会吹情歌给老伴听“我祖父是浙江人,她祖父是江苏人,一早就在中国认识。当年我祖父母曾跟她祖父母说:将来你我的孙子就让他们缔结连理吧!”这句隔代“承诺”,从上海来到南洋后,果然真的实现了。22岁的吕书成娶20岁的唐贤珍为妻时还是槟城锺灵的学生,婚后吕书成回到槟城继续上学,太太则留在亚罗士打,小夫妻两地相隔了一段日子。“因为当年家里的长子随时会被征召上战场,除非已结婚的才有豁免权。父亲很担心我这长子,所以急着安排我们赶快成亲。”这段婚姻虽是由长辈安排,但两老依然恩爱如昔,吕书成说他一有空就会给老伴吹奏老情歌。“我每次编了新曲就会吹给她听,她嘴巴上总是说:`吹甚幺吹,吵死人!’但我知道她心里其实挺喜欢的,我从年轻时就这样一直吹口琴给她听,一直吹到老也不厌倦……”独女遗传音乐细胞吕书成的音乐细胞也遗传给了掌上明珠,他们的独生幼女是钢琴老师,父女俩一个吹口琴,一个弹钢琴,这些年来各结桃李。音乐可以陶冶性情,也能给人注入正能量,他希望父母多给孩子学音乐,因为音乐有助调剂情绪,也透过参与音乐扩大朋友圈子,提昇自己的社交能力。“让孩子买乐器学音乐,总比给孩子手机当低头族更实在。现代孩子就是缺乏健康的文娱活动,閑来只会把玩手机,不碰乐器,少了精神寄托,看看最近社会新闻,弟弟杀死姐姐,少年为不曾谋面的女网友跳楼自杀,真是人间悲剧啊!”/副刊‧报道:黄碧丝‧2014.11.07

上一篇: 下一篇: